今天又是没去上班的一天。

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,反正不想去。

又或许昨天晚上没睡好觉,总之还是跑到网吧来了。

 

没有理想,失去梦想,写完上一篇之后就连她也离我而去。

算了,没什么好难受的。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甩掉了。

相信我,20岁生日绝对是我过得最惨的一次生日,我一个人坐在天台上吹西北风,吃麦当劳喝二锅头。

 

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去,或开始吃糖,妄想着能变成女孩子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从第一个吃糖的人开始我就极力反对,这样的年纪开始吃糖只能吃成个残疾。

洵香走了,羽毛也跟着去了,羽毛的博客到现在还开着,不知道什么时候服务器会欠费停机。

看着他曾经写过的文字,即使我去回复也再也不会有回音了。

我没有权利强留一个已经离去的人的记忆继续留在世界上。

可是,能够被观测到的物体才能证明其存在啊,记忆是一个人曾经活过的证明啊。

 

我把自己活着的理由想了一遍,最后得出一个很不争气的结论。

我还没活够,但活得失去意义。

 

等待着,我在等着一个救赎。

 

我开始重新捡起动画片来看,却觉得自己已经老去,青涩的故事不再适合我。

甚至想回到学校去上课,梦想着自己也能有在侦探坡那样和加藤惠的相遇。

 

我真的很多愁善感吗?

我还有梦想呢吧?

我也想变成女孩子吗?

我还没活够呢吧?

 

不知道,不重要。

茜色お願い、これ以上、誰かの未来を壊さないで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