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的,如君所见,救不了的。

2015年8月,某项目原作者被压力要求放弃维护并删除某一开源项目的代码。

所幸,当时还有人愿意接盘。

2017年7月29日,某些人出于私仇公开扒皮了这位接盘者的个人信息。

 

SSR是很好的程序,很好的作品,很好的创意。

以其创意的“混淆特征”达到欺骗的效果,它是很方便的工具。

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收场,死在自己人手里了。

 

我和breakwa11的交流都在Telegram上,关于技术方面的问题,几乎有问必答,没什么架子。

对于和SS的争论,她希望能够从技术的角度寻找自身的漏洞,被某些人断章取义成助纣为虐。

不管对错,也是就事论事,很多人质疑其人品,我不能认同。

 

至于不开源的事情,后来她已经开源了,我不能理解的是那些“GPL警察”。

仿佛只要犯过一次罪,她就永远都是个坏人,做什么都是坏事。

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,因为她已经弃坑了。

她没有义务帮助一些素不相识的人,而且这样做还会让她自己更加危险。

 

你圈在这种倒车飞快时内斗的丑恶嘴脸,你国人民劣根性莫过于此​​​​。

问答式的扒皮秀,感觉像是所有人都津津乐道,参与其中。

学医救不了中国人,翻墙同样救不了中国人。

 

现在再翻出 clowwindy 以前的发言看看,可以说中国互联网大环境是一点长进也没有。说的难听一点,就是TMD活该被墙。

『为了正义』

希望您出门小心一点。『正义』说不定会从天而降。


长夜才刚刚开始,黑暗中请记得太阳的模样,沉默中不要为魔鬼歌唱。

Comments